400-605-1902 Mon. - Fri. 10:00-22:00

九枝兰专访猎豹移动市场部总经理权静:猎豹产品边界和核心竞争力的深度思考(下)

九枝兰专访猎豹移动市场部总经理权静:猎豹产品边界和核心竞争力的深度思考(下)

QQ图片20180206151237

欢迎来到猎豹的下篇专访。本文的可读之处在于,猎豹在海外的成功经验并非通过干巴巴的理论说教传递出来,在权静严谨而又专业的表述中,我们有机会窥探猎豹这几年的崛起轨迹,同时尽可能呈现出以猎豹为代表的巨头们竞争逐利的激烈程度。

权静简介

九枝兰:猎豹的产品线在不断丰富,如何持续保持猎豹的品牌竞争力?

权静:品牌是公司的核心资产,在传统公司和互联网公司中起到完全不同的作用。传统行业特别重视品牌,会投入很大精力在市场营销的拓展和决策上,比如金佰利。生产卫生护理用品的金佰利,产品的研发都归市场部老大负责,因为市场部最了解用户需求,根据用户需要生产最符合用户心理预期的产品,才能更好地销售产品。在伊利、蒙牛这类传统快消品公司里,市场营销非常重要,营销效果直接关系到新业务线能不能打开市场获得预期回报,市场投入对品牌建设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在互联网公司,品牌作用并没那么重要。我们很少见微信开发布会,市场活动也是寥寥无几,然而微信的每一次更新几乎都会获得相当高的关注,因为微信产品本身足够有吸引点,背后还有技术驱动,营销和市场对微信来说并不是非常核心的驱动因素。当然,行业也在不断发生变化,当业内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时候,意味着行业的同质化现象越来越多,用户的选择越来越多,你不是那么独一无二的时候,品牌的护城河壁垒就会变得越来越重要。

小米是最典型的的例子,前几年的小米很少做赞助和广告投放,依靠粉丝经济和电商渠道,走过了辉煌的第一个阶段。这几年行业竞争加剧,OPPO、vivo、华为的品牌推广相当强势,小米发现不做品牌不行了,靠“参与感”已经不能应付眼前这么激烈的竞争了,于是开始请吴亦凡代言,冠名《奇葩说》,线下各种广告也全面铺开了。

所以我认为,要针对互联网企业所处的发展阶段,判断是不是到了需要进行品牌营销的时候。对于猎豹来说,早期的品牌建设并不是十分重要,像清理大师这款APP,用户不关心你叫什么,他们在乎好不好用、有没有用。猎豹旗下的安全大师、钢琴块、Live.me都不会挂统一的名称,只会在开发者信息里体现猎豹。用户是否下载游戏,首先取决于该游戏有没有在一个便捷的渠道上让用户可以触达到,能直接到用户可以下载的界面上,对于APP的营销分发来说,这一点非常关键;其次取决于游戏好不好玩,游戏粘性如何,用户所下载的游戏APP有没有品牌背书就并没那么重要了。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面,猎豹移动并没有把品牌放在一个很高的战略的位置上,反而我们做得是每个不同的APP。

九枝兰:在不少用户的心里,清理大师和安全大师的知名度甚至高于猎豹这个品牌。

权静:在国内,大家知道猎豹浏览器是猎豹的,这是由猎豹业务本身的需求和这家公司所处的阶段决定的,如果我们要花钱去推广品牌,在用户认知上会好一些,但必要性并不强。猎豹接下来在国内的布局是基于AI的智能硬件,今年3月,我们会在发布会上推出智能硬件和机器人产品,它们在整个猎豹业务的作用会非常关键,我们也会重视品牌的统一,会采取跟软件不一样的策略。

在智能硬件领域,小米的生态链做得非常成功,它通过小米手机建造了很强的品牌,带给米粉的核心体验和认知是“进了小米,闭着眼睛买”,因为小米产品质量不会差,也不会多赚用户钱,性价比一定很高。小米通过塑造这样一个比较成功的品牌认知的高地之后,可以赋能它一系列生态链的产品,所以用户可能不一定非去小米买手机,他可能买充电宝、插线板等生态系的产品,这就是小米在品牌塑造方面很成功的地方。

九枝兰:谈谈你对猎豹产品边界和核心竞争力的一些思考吧。

我们最新的使命是“成为一家有伟大技术理想的人工智能公司”,为全球用户提供卓越的移动应用服务。猎豹从工具到游戏、社交领域,一直扮演移动APP开发商的角色,同时,猎豹正在往AI业务上转移。

我们往往很善于单点突破,把所有精力放在一件事情上,并且把这件事情做到足够好,这是我们过往所信奉的一个方法论。但时至今日,你会发现互联网产品的边界并不是固定的,产品的边界有多宽,取决于你的核心能力到底有多强。九大行星围绕太阳公转,太阳系的边界在哪里?边界取决于太阳本身的万有引力有多大,它有足够的核心能力覆盖这九个行星。

就像傅盛讲的,猎豹的边界一直在跳跃,而且跨度还非常大,需要很强的核心能力。在我看来,马化腾、周鸿祎、张小龙、傅盛他们都是互联网里面最优秀的产品经理,猎豹的核心在于打磨产品和产品化的能力,所以猎豹在做AI的时候,具备让AI能够落地的能力,在AI技术已经变得越来越像一个公共资源的情况下,猎豹完全可以做出用户喜欢的好产品,未来我们的业务边界会逐渐清晰起来。

在互联网2.0时代,除了巨头以外,其他公司的存活非常不易。现在不是互联网早期那个草莽英雄遍地的时代,今天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了腾讯和阿里这两个巨头的“二人转”,对于创业者来说,滴滴也好,OFO也罢,都要在二者之间做出选择。巨头垄断的时代,线上的流量越来越贵,包括像猎豹这样的二线的互联网公司,在巨头之下必须寻找新出路。现在,工具提供了比较稳定的现金流,因为我们是行业老大,其他公司大都死掉了。

猎豹是从杀毒软件领域进化过来的,像当年的瑞星、江民杀毒软件都不存在了。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越专注于某一个单点上,想活下来的难度就越高,你会发现很多二线的互联网公司也在寻找进化和突破的方向,多元化是它们自我进化的一种救赎。

以上就是我对互联网江湖中公司边界和核心竞争力的一些思考。